我,心中有座山

🙂前言

“而且你不觉得这些山的名字都很美丽吗?”坐在旅馆天台边,你望着傍晚夜色中的群山说。

“米拉山,色季拉山,安久拉山,业拉山,东达山,剪子弯山,高尔寺山,折多山……”

“珠穆朗玛峰,藏语意为圣母。”

“所有远行的人,都浪漫得要命啊。”他略微仰头望向远方,拉扯嗓子提高音量说。


贡嘎群山

拍摄于2020年5月2日 华尖山 by ganxb


你双手环抱胸前,瑟瑟发抖地站在营地帐篷外,远处白茫茫的天空下,云雾遂着强烈的雪风似海浪翻滚,淹没若隐若现或白或黑露出尖尖头的群峰,山中的天气变幻无常,眼下骤然是蓬莱仙境般的景象。

经过一个月的骑行,晒成棕色皮肤的昱瑾送来热水和一些补足能量的干货。

“看,下雪了。”你说。

近夜色的一座座山峰拥有足以给人瞠目咂舌的海拔数字,但它们现在却太容易消失在层层扬起的波涛之中,那些来自全球各地的先驱者总会错过某些时刻,然后不得不一次次攀登。

我们寄居的这个星球只是宇宙中小小尘埃,其广大近乎超越了人类的想象。但是没关系,最后,一定会被我们在地图上精准地标注出位置。

头顶的银河渐渐闪亮。

你曾仰慕西藏的人们,他们的山是圣山,他们的湖是神湖。他们信仰笃定,感恩自然,生命始于此,也终于此,大自然给予成长,最终天葬归还大自然。他们常年不断虔诚祈祷,吟诵佛经,绕白塔,转圣山,一日,一年,十年,半生,一生,一声声木板合击声中去摸索探寻命运的面目。


感谢落在我们身上的雨水,感谢拂过我们面容的逆风,感谢阻止我们前行的冰雪,更感谢阳光,愿星空指引我们前行,永永远远。

星空下的群山剪影,犹如众神俯瞰凡人,它们的高大与无情是一样的,就像我们无论身处哪个国度、哪个时代,摸索探寻的心是一样的。

褪下衣裤的动作幅度过大时,身体疲劳过度的各处肌肉和腿上的“月牙”传来的疼痛汇聚脑海,你会犹如被点穴般定格。伤口正在愈合,这是在东达山差点摔下悬崖留下的隐患,左膝盖上去点点的大腿部位被牙盘刺中。

伫立在崖边惊魂未定的你,死亡的恐惧笼罩下,你这才意识到,原来你并不是真正的无畏无惧,反而是怕死的要命啊。酒精喷雾加跌打药酒,住宿时你发现伤口后的处理,骑行旅途中它不断裂开,合拢,你抚摸来自身体自我防御功能生成的硬硬盔甲,已经结了疤。

从村镇离开进入山区开始,手机的信号就时好时坏,现在也一样,未能收到任何信号,你小心翼翼地缩进被窝。笔触和宣纸的摩擦声,没有电子设备的辅助,笔和纸是旅途中最好的记录工具。

熟睡的鼾声,一天的身心俱疲,被窝中,那颗心才稍显安稳。

窃窃私语,每天都是全新的,每天它都会刷新你对世界的认知,每天你都憋着一肚子的话语要与人分享。


帐篷发出噗噗的声响,急促的夜风掠过,斗转星移,静夜下,犹如野兽在外虎视眈眈,嗷嗷叫嚷。太多不确定的狂欢般的这一年,斩断了过去的你。曾经的你,呆足整整二十年的广汉,都未曾踏入过松林山半步,深谙广汉的一切,却又甚似陌生。

于我,穴居者攫取了先知

佩带花环的阿波罗

向亚伯拉罕的聋耳边吟唱

我心里有猛虎在细嗅蔷薇

审视我的心灵吧,亲爱的朋友,你应战栗

因为那里才是你本来的面目。


二十六年过去,回望这些年,你迷惘,思索。这一年,你从趋于抛物线上顶点的生活里起身离开,像除下一件不合身的外套,希望在远行中找寻归属自己答案的人。

佳话可永传世人,但人生转瞬到头。熄灭和黯淡都是必然,但结束到来前没有努力尝试一次,终究会觉得遗憾。这一生,其实与承诺与安定并没有必然的关联,这一生,何其漫长,我们如若足够谨慎,便不应当预设你无从了解的事物,你想用这一生,摸索探寻这个世界的面目,并尝试了解自己。

在你的人生里,有些东西来得早,比如自由,比如远方,比如孤独。有些又来得迟,比如爱情,比如安稳,比如胆怯。或许该庆幸,是这样的顺序。

这个时代诞生了“工作”这样一个怪物。所以,日本作家泽木耕太郎说:“在固定的地方和固定的人生活,让我觉得无聊,26岁之前要到国外走一走。”这是近20年前的事了。

唐三藏开始西游的年纪是26岁,这是1300多年前的事情了,这是2012年11月5日你QQ空间发的说说。


此刻,在内地,一圈一圈形式蛛网的成都平原,公车从始点出发再绕回始点,基友依然窝在家中撸着游戏,万家灯火熄灭后又燃亮,周而复始。

厦门岛之与鼓浪屿渡口,匆匆前去或离开的游客蜂拥而至兴奋或焦急,等待20分钟一班的轮渡。

坐拥鹏城第一峰的梧桐山如长者无声无息俯视这座年轻高速运转虹霓斑斓的电子城市-深圳。

在山区,营地往南约四公里处是标志旅途终点的纪念碑,曾经的暴风雪,冰雹,雷雨,逆风,上坡,下坡,蓝天,白云,绿湖,高山,冰川,分离,重聚,兴奋,失落,恐惧,孤独,疲惫,恬然,释怀,都将圆满的画上句号。

在漫长遥远的骑行旅途中偶尔想起自己在广汉的家,即便是在海拔带来的高反作用下,你还是清楚知道客厅的样子。

一张沙发,一只台灯,一张白色镂空多边形的桌布装饰的木质食品柜,数张用大块玻璃压着早已变了色对不上记忆的老照片,上方的盆栽植物保持在死亡和生存的边缘,漆黑的空间被昏黄的灯光显出轮廓,露出一种介乎等待与放弃之间的沉静表情。

此刻的你又为什么会在这里呢?一片中国最南的山区,一座全世界第一高峰的山脚下?

因为你想看看世界的壮阔和荒凉,你想探索未知和了解自己,你想用精准的语句书写生而为人的寡淡不堪,你想用最温柔的语气讲述陷入爱河的沉醉迷失,你想在典当灵魂之后给予自己一帖疗伤药剂。

你想说的不仅仅是摸索探寻时的孤独或疲惫,你想说的还有困苦迷惘之中看见的自身,意志的坚韧,本能的不可抑制,相逢的无法预计,景色的美。


离开拉萨的那天晚上,好友昱瑾过来道别。他跳上台阶,挨着你坐在天台边。

“我一直很好奇你此行的目的。”他说。

“我想找寻属于自己的答案。”你顺手递给他一罐啤酒回答说。

“但…有那么多地方可以去,为什么选择骑行318到珠峰?”他说完咕哝咕哝几口把啤酒下肚。

“珠峰不过是拟定的其中一个目标啦,为了这样的目标我们都会经历不同的过程,或坐车,或徒步,或骑行。而在不同的过程中悉数上演的分离、重聚、开心、失落、恐惧、疲惫、孤独、释怀,不正是漫漫人生所需要的吗?只有我们坚定了自己的心才能享受生命的本质。”

“而且你不觉得这些山的名字都很美丽吗?”坐在旅馆天台边,你望着傍晚夜色中的群山说。

“米拉山,色季拉山,安久拉山,业拉山,东达山,剪子弯山,高尔寺山,折多山……”

“珠穆朗玛峰,藏语意为圣母。”

“《圣经》路加福音,天使对玛丽亚说,你将怀孕生子,并要给他起名叫耶稣,他将是伟大的,并被称为至高者的儿子……那要诞生的圣者,将称为天主的儿子。”

“所有远行的人,都浪漫得要命啊。”他略微仰头望向远方,拉扯嗓子提高音量说。

然后便跳下台阶,转身后在空中挥动了几下右手,悻悻离去。


关注廿壴(GANXB2)微信公众号

『旅行者』,帮小波关注一波公众号吧。

小波需要100位关注者才能申请红包封面设计资格,万分感谢!

关注后可微信小波,前66的童鞋可以申请专属红包封面设计。

THE END
作者
chopin gump chopin gump
小尾巴
这个世界有多残酷就有多美丽
许可协议
我,心中有座山
https://blog.ganxb2.com/57133.html
post_default_index_img
微信

微信

支付宝

支付宝

- ( ゜- ゜)つロ 填写QQ邮箱自动获取头像亦更快获得回复通知
评论区显示“刷新”,多点几下或过会儿再来康康 _(≧∇≦」∠)_